章不喜

拥有非常薄弱意志力的人

回到城中的家里,又得照旧地过着日子,一年柴米油盐,浆洗缝补。从早晨到晚上忙了个不休。夜里疲乏至极,躺在炕上就睡了。在夜梦中并梦不到什么悲哀的或是欣喜的景况,只不过咬着牙、打着哼,一夜一夜地就都这样地过去了。 假若有人问他们,人生是为了什么?他们并不会茫然无所对答的,他们会直截了当地不假思索地说了出来:“人活着是为吃饭穿衣。”再问他,人死了呢?他们会说:“人死了就完了。”

你若想理解一些隐形的痛苦,你就用小孩子的眼光去看待,这是种纯净放大镜下最难忍耐的痛。
人生常态啊人生常态,我太喜欢这位女作家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