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不喜

拥有非常薄弱意志力的人

去年

卜兮酱:

       这年十月,她答应了求婚,婚礼定在次年春天。
       她本就是低调的人,未婚夫也很随和善良,所以并没有声张,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她在朋友圈发布喜讯的时候,朋友们都送上真心的祝福,关于她和他的旧事,没有人多嘴去提分毫。
       只有少部分了解他们过往的至亲好友会在心底悄悄感叹一句,他的全世界马上就要嫁给别人了,不知道他会不会心痛?可爱情本来就是没有道理没有原由的事情,不管怎样,希望她好是真心的 。


       又是一年元旦。
       婚礼前夕,她和未婚夫趁着街上热闹的气氛买了一堆家具用品,去装修完的新房看看。
       未婚夫和工头商量着对策,扬声冲站在卧室的她唤到:“我去买点东西。”
       偌大的房间有只剩下一人,她继续检查房间的边边角角,生怕有什么遗漏的地方。这是她以后将会长长久久住下去的地方,出一点纰漏都不行。
       不到十分钟,门又被轻轻敲响,她有些疑惑,速度也太快了吧。
     “…你…”
     “小姐,这是你的快递”门口站着的不是未婚夫,是快递员,手中还抱着一个纸箱模样的东西。
       未婚夫买东西了吗?重死人了。她一边拆一边心存怨念。
       纸箱打开的时候,她有点愣,是一个粉色的礼物箱,系着绸缎蝴蝶结,里面是满满她曾送过他的礼物。
       她还来不及感慨,一张白色信纸轻飘飘掉落,是她最熟悉的,他常用笔法。
    “结婚的时候也请给我一张请帖吧,你开心的,难过的,温柔的,生气的样子我都记得,最后我想看看你终于不属于我的样子。”
       她盯着箱子出神,没想到他送给她的新婚礼物是满满一箱子的回忆。昔日甜蜜的欢喜都变成了浓重的苦涩,缘分有时候真的是说不清楚的一件事。
       未婚夫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含笑看着她,很斯文的做派,甚至都没有追问关于她的过往种种。这样的理解与体贴,却让她在心底叹了口气。
       她想起很多年前,自己明明喜欢这样成熟有礼温文尔雅的男子。
       没有爱情也没关系。
       对于一个自己不爱也不爱自己的男人在牧师面前说愿意也没关系。
       为他生儿育女,在每一个清晨看到身侧人内心丝毫不起波澜也没关系。
       同床异梦也没关系。*


       可她真的钟情之后,生活中的所有规则仿佛都被打破了,就像他明明不是她喜欢的那种人,却偏偏成为她毫无保留爱的那一个人;就好像旅人带不走山水,她也无法带走他。
       这都是她生命里难以启齿的遗憾,它们真实的存在却又无法改变,她唯有强迫自己平静下来,希望时间能够麻醉这些遗憾带来的鲜血淋漓当头一棒。不管怎样,此刻将她揽在怀中男人才是她的依靠和将来,那些波澜壮阔的故事早已经过去了。
       你看,她就是这样固执又果断的人,对于感情永远保持三分理智,因为曾经深陷其中太过痛苦。她真的不想再从一个全新的人身上再次经历与他有关的回忆,不是借此麻痹自己去爱。只是,想把曾经倾尽全力爱的那个人保护的一尘不染,让它独一无二,最好是在以后回忆到爱情的时候,想起的人只有一个。
       未来还那么长,她必须有一个全新的开始,同过去毫无关联。
       对吗?
       就像她本以为自己死都没办法放手,可真的松开了也还好,生命中失去了一个最爱,除了空虚一点,好像没什么大不了。要知道,很多人最后的关系,就是没有关系。拼劲全力,也必须忘掉。


       她结婚的时候,好友悄悄问她为什么没有给他一张请帖。
       她笑的眼睛明亮,当然要避嫌啊。
       其实不然。
       同他分手后她总是想,如果有一天结婚一定要给他一张请柬,因为总算他们一起走上了红毯。后来啊,她又想,快来参加我的婚礼吧,砸了场子一定跟他走。最后她想,他还是别来了,一定不要来。她怕他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微微一笑,她就想跟他走。
       曾经啊,这个词语太有资格让人痛哭流涕了。
       他曾给过她太多的感动和惊喜,给了她完满沉然的爱。这段爱情,她舍不得。
       可他们的爱情两败俱伤。
       即使如此她对这个世界没有任何怨怼,它让她遇见了他。
       就算结局不尽如人意,她也是衷心感激。
       他曾忍得通红的眼眶,她蹲在地上哭到说不出话,他们还记不记得呢?
       一些故事的结束,仿若一场盛放后的烟火,到最后竟是一点痕迹也追寻不得。


       今宵剩把银灯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评论

热度(1)

  1. 章不喜卜兮酱 转载了此文字
    去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