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不喜

拥有非常薄弱意志力的人

无声岁月

去年

卜兮酱:

       今年的冬天格外的冷。


      
       屋子里暖气很足,冷热交替间她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拿毛巾擦拭被雪花染湿的头发,顺便泡了杯茶。
       家庭和孩子让她成熟了很多,昔日大大咧咧又活泼的性格也渐渐温和,是一个生活安稳幸福的女人。
       只是想到曾经那些懵懂错失的岁月还会不自觉心中一痛。那样深刻的爱过一个人后,又是用了多大的努力和无法说出口的难忍熬过那些噬骨煎心的岁月才能变成如今千帆过尽的平静微笑呢?
       昔日好友接过她递来的热茶,轻轻哂了一口,不太确定的语气:“他受伤了,在中心医院,你不去看看他吗?”情况是有些严重,不然自己也不会费心费力跑这一趟。况且,那人就在这座城市。
       咫尺的距离而已。
       她转身走向厨房掀开正在煮的锅的盖子,表情平静有条不紊的加各种配料,熟练的仿佛做过千百次。
       好友看清她手中的食物,被唤起了远久的记忆,他应该是喜欢吃这道菜的吧,如果没记错的话。
       本来已经打算告别的好友看着厨房里忙碌的她笑了笑:“我等会要去中心医院。”
       她手中的动作顿了顿。
       好友笑容未变:“我还想尝尝你的手艺,这道菜我能打包带走吗?”说完有点忐忑,生怕她看出端倪。
       她没有拒绝,干脆的点点头,拿出保温饭盒将菜仔细放进去,干干净净一点不剩。郑重的将饭盒交到好友手中,在门口小声说了句谢谢。
       一瞬间眼里有水光闪过。
       好友这才真正顿悟。
       如果今天没来,或者来的不是自己,那她这份心意是否就只有垃圾桶知晓了呢?放佛明白了她这些年来幸福的缘故,这是一个用所有骄傲和果断同过去分道扬镳的女人,片甲不沾。动了动嘴巴,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好友穿过医院的走廊,来到他所在的病房。他的妻子眼眶通红,正在为他擦拭额头上一道浅浅的擦伤,眼神里满是真切的心疼,他还没有醒。
       好友手中仍提着保温饭盒,冲他的妻子礼貌的笑笑将饭盒放在床头的柜子上“我妈听说他生病了特意让我来看他”胡乱的解释并顺手打开了保温盒。
       熟悉的味道满是曾经的记忆。
       他的手指轻微动了动,打断了正在交谈的两人。
       他的妻子慌忙去喊医生,病房里只剩下两人。好友叹了一口气,上前擦掉他眼角的湿意:“我知道她真的很好,我也知道你们是真的相爱,只是,这事半点不由人。爱情这东西要藏在心底,千万别爆发出来,因为没人相信有这事。大家都盼着你好,你老婆还在等你。”
       再回首已身百年。
 
      
       午夜十分,他的妻子不知为何突然醒了,身边的枕头还泛着温热气息,但是人却不见了。
       妻子环顾四周,看见他站在落地窗前,手指间一根烟,烟雾弥漫眉宇。
       妻子想向前去为他披上一件外套,劝说他身体刚好不要吸烟。可她停下了脚步,也忍住了那句话。
       因为离得太远,隔着烟雾看不清他。
       他皱眉了吗,没皱眉吗?
       妻子原以为不用猜,其实是因为猜不到。原因绝非是自己。她记得他抽烟时的神色。
       目光那么深,放佛其中有汪洋大海。她沉溺其中,可里面不是她的倒影。
       如果你爱上一人的眼睛,却知这不是为你而生。


       窗外漆黑一片,只有零星的灯火。
       每个窗口里都有不足为外人道也的心酸故事吗?
       他不说,所以,妻子也没有问。
       不动声色从来都不是智慧,是无奈。
       纵使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啊。


 

评论

热度(2)

  1. 章不喜卜兮酱 转载了此文字
    去年